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酒泉  >  肃州区

追忆甘肃省十佳检察官韩育民

 2018/04/11/ 09:51 来源:酒泉日报
碧血丹心铸检魂

  ——追忆全省十佳检察官韩育民

  韩育民(左)慰问离退休老干部

  韩育民(左一)在“两联系、两促进”专项行动中,深入包挂企业调研

  他,一个面庞俊朗、身材挺拔的西北汉子,一个正义凛然、刚正不阿的检察官。从检22年,从一名普通干警到反贪局局长、主管反贪工作的副检察长,他先后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、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3次,荣获“全市十大杰出青年”“全省十佳检察官”等称号;他所在的团队先后被表彰为“全省检察先进集体”,荣立集体二等功2次、集体三等功3次。去世前的半年间,他带领同事辗转庆阳、定西办案,日夜兼程,行程达上万公里,创下了肃州区人民检察院立案查处职务犯罪案件13件15人的记录新高。

  他叫韩育民,是同事眼中的“拼命三郎”,一个把青春、热血和生命都献给检察事业和反腐败工作的检察官,他的生命定格在了46岁的严冬。

  他倒下了,留给同事无尽哀思

  2017年11月21日,肃州区人民检察院召开检察委员会,副检察长韩育民却缺席了。打电话不接,发短信不回,同事给韩育民的妻子打通电话后,得知韩育民一夜没有回家,当同事推开韩育民办公室的门,看到韩育民安详地睡着了,办公桌上一本翻开的案卷还没来得及合上。这个走路生风、正值壮年的检察官耗尽了他生命所有的热血,永远“睡着了”。

  同事从监控录像中看到,20日下午,韩育民参加完全省政法系统党的十九大精神宣讲视频报告会后,照例赶回单位加班,他一只手捂着胸口,往日爬楼梯的他,这天破例乘坐电梯到了二楼。韩育民高高瘦瘦的背影在监控画面中一闪而过后,再也没有出现。

  “有大案找韩检、有难案找韩检”,这是肃州区人民检察院流传的一句话。在一沓沓卷宗中寻找蛛丝马迹,在一次次深夜审讯时斗智斗勇,在一趟趟异地提审中奔波劳顿……总是冲锋在前的韩育民却意外倒下了,他的心脏在长期超负荷工作后骤然停止跳动。

  工作22年来,韩育民先后参与200余起案件的侦破。自2009年担任肃州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、分管反贪工作的副检察长以来,韩育民先后指挥查办和主办职务犯罪案件67件,其中特大案件4件、大案30件、要案8件,查处县处级干部8人、科级干部12人、国有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29人,总涉案金额4251.5万元,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832万元。近3年来,先后被省检察院抽调参与办理“6·19”专案、“2·15”专案等全省、全国范围内有重大影响的案件6起。2017年,在反腐力度持续加大、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推进的大背景下,韩育民辗转庆阳、定西,立案查处职务犯罪案件13件15人,涉案金额1270万元,配合省纪委追回“2·15”专案赃款7500余万元。

  “韩育民作为副检察长,最大的优是愿干事、能干事、干成事。无论是办案,还是其他工作,他始终冲在最前面,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。”肃州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、检察长潘玉明这样评价韩育民。

  肃州区人民检察院检委会专职委员裴彩斐回忆,韩育民自24岁进入检察院工作以来,非常勤奋,也很好学,是单位第一个拿到司法会计鉴定资格证书的人。严谨、忘我的工作态度和扎实的理论功底,使韩育民迅速成长为反贪一线的业务骨干,对难办的案件,他从不推诿。为了争取时间突破案件,加班是家常便饭,工作中永远冲锋在前。2001年7月,韩育民在办案途中遇到车祸,肋骨受伤,他到医院拍了X光片,看到骨头没坏,一天都没有休息就来上班。她看到韩育民疼得满头大汗,劝他回去休息,他却说“那么多案子等着呢,放心不下”。

  在肃州区监察委员会干部曹丽眼中,韩育民是领导,更是她的导师和兄长,曾亲自陪她参加庭审,手把手教她侦查谋略和办案技巧。遇到加班,韩育民总会自掏腰包买来水果和酸奶“犒劳”大家。外出吃饭,韩育民总是抢着埋单。韩育民说:“我工资比你们高,你们的钱留下供房子、给娃买奶粉吧。”

  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在肃州区监察委员会干部陈晓亮心目中,韩育民是他职业生涯中对他影响深远的“老师傅”,韩育民以自己严谨扎实的工作作风和刚正不阿的行事风格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。

  “韩育民查办的一起案件中,犯罪嫌疑人是他同学的哥哥,同学因此找过他很多次,但韩育民坚持依法办案,同学从此和他断绝了往来;他秉公执法,得罪了很多人,多次受到恐吓和威胁,却依然初心不改。韩育民总对我说‘不要把案件当成负担,法律工作者要坚守公平正义,守住底线,清清白白做人,做到问心无愧’。”陈晓亮说,在生活中,韩育民总是像兄长一样照顾他,得知他父亲患有严重的冠心病,需要从市人民医院转院去北京治疗,韩育民催他赶紧带父亲去北京,并帮他办理转院手续。

  对家人,他情深义重,也心怀愧疚

  韩育民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,有一个哥哥、两个姐姐,父亲几年前去世,去年开始,母亲因患有阿尔兹海默症已经不能辨认亲人。韩育民的大哥韩育平说,弟弟不管工作有多忙,加班到多晚,总会抽空给母亲洗脚、修剪指甲,给母亲送营养品。每次出差前,都要陪在病床前和母亲说说话,告诉早已认不出他的母亲他要出远门了,让母亲放心。

  “弟弟从小到大都很优秀,对自己要求很严格,太可惜了……”在韩育民家中,韩育平久久端详着弟弟的遗像,回忆着兄弟俩相伴成长的点滴。

  韩育民的大姐早年从企业下岗,她的儿子10岁时,丈夫又去世,韩育民对年幼失怙的外甥非常关照,在外甥的生活中扮演着父亲的角色。外甥中考时没有发挥好,未能考入重点高中,亲戚建议韩育民给在学校工作的朋友说说情。韩育民一口回绝,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,还是要靠他自己。”

  “他总说,我是法律工作者,自身不硬气、放松要求,怎么要求别人、怎么有底气执法办案。”韩育民的妻子说,他对每一个人都很好,很热心。2015年,大姐腹腔长了肌瘤,去北京做手术,韩育民放心不下,很少请假的他破例请假去北京照顾大姐。去年,大哥韩育平脑出血住院,韩育民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,一守就是一天一夜。只要能回家,他总是抢着洗碗,周末总会抽时间去学校接女儿。

  韩育民的妻子说,他一心扑在工作上,节假日时常加班,他在办公室的柜子里放着被子、枕头,加班累了,就直接躺在沙发上睡一觉,第二天继续上班。结婚20年,夫妻俩连公园都没有转过,一家三口唯一一次出门旅行是在女儿初三毕业后,旅途中韩育民不停地接打电话,和同事讨论工作,旅行还没有结束,他放心不下案子,又赶到单位工作。

  忙于工作的韩育民对妻子充满了愧疚,“等女儿上了大学,我一定请假,一起去送孩子。等我们退休了,就去全国各地旅游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他一直想多找点机会陪陪我和孩子,但是他真的没有时间。我多希望他能爱惜自己的身体,他压力太大,太累了。”韩育民的妻子说。

  对困难群众,他默默帮扶

  在韩育民的葬礼上,一个守灵的小伙子引起了韩育民同事的注意。同事打听后,才知道这个小伙子叫陈真德,家在肃州区下河清镇楼庄村4组。陈真德年近六旬的父母靠种植10亩地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,在他读中专和本科期间,韩育民对他进行了长达4年、近2万元的资助。行事低调的韩育民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。

  “韩叔叔和我非亲非故,却一直默默资助我上学。每年开学,他都定期给我寄学费。我毕业时,在他的帮助下,我到工贸中专代课。2013年,在韩叔叔的鼓励下,我参加了‘一万名考试’,成为一名小学教师。如果没有韩叔叔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”陈真德说。

  韩育民的“逢七忌日”,总有一个朴实的庄稼汉要跟着韩育平去墓地祭奠韩育民。

  这个庄稼汉叫霍军,是肃州区西峰镇中深沟9组的农民,也是韩育民生前的帮扶户。他的妻子患有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,常年卧床。2012年,霍军在黄粮墩农场经营家庭小农场,想发展养殖业,却苦于没有电,他找到供电所,得知他得承担5万元的电网改造费才能通电。韩育民知道这一情况后,多次联系国家电网酒泉供电公司,争取扶贫项目,帮他免去了5万元的电网改造费用。

  对韩育民的帮助,霍军感激不尽。每次进城,他总要到韩育民的办公室坐一坐,聊一聊。韩育民会给他沏一杯热茶,听他说说自己的计划,并鼓励他好好务农,勤劳致富。“韩育民是个好人,我这辈子没有机会报答他了,但他一直在我心里呢。”霍军说。

  □本报记者陈 燕

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凡注有“每日甘肃网讯”或电头为“每日甘肃网讯[XXX报]”的稿件,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每日甘肃网”,并保留“每日甘肃网”电头。

2、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新闻排行